in ,

April 訪問(2) :在李玹珠身邊,我們一直都是罪犯

April 訪問(2) :在李玹珠身邊,我們一直都是罪犯

女子組合 April 被指隊內集體排擠、霸凌前成員李玹珠,事件發生後一直沉默,而近日首次接受採訪說出自己的近況和心情。

April 成員們異口同聲表示:「我們的時間停留在 2 月 28 日。」 她們說:「我們不是加害者,而是受害者」,「我們並沒有做錯什麼錯事,但我想糾正被當作惡人、被當作罪人的這種錯誤狀況」。

(1) April受訪公開證據一一反駁霸凌:我們不是加害者,好像要被逼上絕路

「姐姐又生病了。最近我覺得更累了,成員們也是。我想知道,到底出了什麼問題,是不 是我無法理解的內容呢… 她真的想要實現這個夢想嗎?」 — 2 月 25 日李娜恩日記

「姐姐又生病了。我的胸口好燙。喜歡禮物,但不喜歡練習和努力。這樣做,想要的事情 能夠實現嗎?有正確答案嗎?真是悲慘又辛苦的一天。」 — 2 月 27 日李娜恩日記

「我的情況真的很嚴重。我每天都有好幾次尋死的念頭。(玹珠姐姐)什麼都不努力,只想得到皇冠。」— 3 月 31 日李娜恩的心理治療記錄

「練習 2 年中,有 1 年都在生病,太自私了…. 現在不想看了,我也討厭其他人受苦… 不知道努力的人最後會不會變成傻子… 現在好像到達極限了,每天每天都在咬牙苦撐。 我原本不怎麼哭的,最近每天都在哭。最近真的好想死。」— 4 月 16 日金采媛的心理治療記錄

「第一次 4 個人一起錄音樂節目。改成 4 人編舞才兩天而已,我們犯了很多失誤,非常擔心 。剛從舞台上下來,成員們就忍不住流下了眼淚。今天也很憂鬱。」— 2016 年 5 月 13 日梁睿娜日記

韓媒《스포츠경향》獲得的李娜恩 2016 年的日記,內容和其他 18 歲的少女們沒什麼兩樣。 行程密密麻麻地寫着,在心愛的人生日上畫着星星和愛心。 難道是因爲無法使用手機嗎? 在最後一頁上,寫下了家人和經紀人的聯繫方式。

李娜恩在日記上也稱粉絲爲「粉絲」,並寫道「見到了粉絲,感到很幸福」。 每當和經紀人或組合成員一起看一部電影回來的時候,她都會說「真的是非常愉快的一天」。 當天錄音沒有錄好,聽到別人嘮叨的時候,她自責「我爲什麼這樣」,還下決心「會做得更好」。 日記內容非常平凡,反而過於純真,讓人難以置信,但唯獨包含着對一個人的怨恨和由此帶來的愧疚感、痛苦等。

最近李娜恩的親姐姐爲了維護妹妹,公開了部分日記,結果遭到了網民反罵。 理由是記錄痛苦心情的日記後面寫着指責某人的內容。 如果不確認整個日記本,誤會似乎就無法消除。 2016 年 2 月,李娜恩的日記上以幾天爲單位記錄了李玹珠因練習怠慢和謊言、雙重行動等而痛苦的文章。 另一天,在另一個月裏還記錄着「想因(玹珠)姐姐而死」。 實際上,當時李娜恩和金采媛接受了約 6 個月的心理諮詢。(據說其他成員睿娜和真率當時年紀太小,諮詢本身就很困難)

對此,《스포츠경향》記者還證實了他們接受過心理諮詢。 心理諮詢記錄上都曾提到同一個人的名字,還寫有「很累很想死」的內容。 花樣年華的她們爲何會讓人產生「每天都想死」的想法呢? 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?

# 以下是與 April 成員采媛、娜恩、睿娜、真率進行的問答採訪內容。

  • 想知道李玹珠退團前發生了什麼事

公司考量到在宿舍生活很困難的李玹珠,不僅讓她用手機,還讓她可以從家裡上下班。但是,李玹珠反而把我們當作罪犯,我們過得非常辛苦。在 2016 年 2 月 ~ 4 月,《Tinkerbell》 專輯的準備期間,李玹珠把我們當成加害者的事情越來越嚴重,我們也是每天都在思考極 端的選擇,非常痛苦。

李玹珠說我們總是偷她的東西,所以我們只好調監視器,圍坐成一圈,釐清那些我們根本 沒有做過的事情。有一天,李玹珠說她的 10 萬韓元不見了,她覺得跟她用同一間房間的忙 內真率是犯人。李玹珠說錢應該會藏在口袋裡面,所以真率只好把口袋都翻出來給大家檢 查。真率覺得太丟臉,所以坐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她說也要檢查我們的包包,所以我們都把包包全部倒出來了。就像被脫光衣服一樣,我們 彷彿沒有人權,真的快要受不了了。當時我們把宿舍裡面所有的監視器都調出來看過了, 甚至還包含宿舍外的監視器,但就是找不到偷竊的情況。

  • 這種事情很常見嗎?

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了。我們和李玹珠在一起的時候總是被當作罪犯。有一次,李玹珠聲 稱「睿娜和真率在練習室互相踢對方,在吵架」。我們看了監視器畫面後,發現沒有那樣 的情況。於是,她又改口說,她們是在浴室前面的走廊打架。結果監視器畫面又沒有看到 ,她就又說是在沒有監視器的浴室裡面打架的。

地下商場裡有賣 5000 韓元的練習服,是藍色的,外觀都長得一模一樣,所以分不清楚。有 一次,我把媽媽幫我放在抽屜裡的褲子拿出來穿,李玹珠就說:「喂,那是我的褲子」, 當時我還以為她在開玩笑,我就問說:「為什麼是姐姐的褲子?」然後她說:「這個長度 就是我的褲子。」所以我又變成小偷了,大家也都跑來看。我當時的心情真的難以言喻。

  • 你們有沒有直接告訴李玹珠「不要再這樣了」?

發生事情的時候,李玹珠不會直接跟我們說。通常東西不見的時候,不是都會問身邊的人 說「你們有沒有看到」嗎?但她沒有經過這種流程,就直接去找公司告狀了。所以我們大 家又得聚在一起,無可奈何地被當作罪犯一樣對待。我們有排擠她嗎?沒有。是李玹珠誣陷了我們所有人。

李玹珠每次聲稱有偷竊或暴力事件的時候,都會和公司一起核對事實,但沒有一次被證明 過是真的。另外,除了李玹珠之外,沒有人抱怨過東西不見或被成員冷落。在她離開宿舍後,之前那些類似的事情完全都沒有發生。

  • 那你們覺得為什麼會出現「霸凌」的問題?

李玹珠總是生病,不參與練習,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,所以我們非常害怕,我們講的每一 句話也都特別謹慎。儘管如此,我們還是試著理解身為同團的成員,並盡可能地照顧好自 己,努力維持關係。因為我們想守護 April 和李玹珠。

在李玹珠退團前的 2016 年 2 月,我們幫她辦了生日派對。影片不是為了錄製節目才拍攝的 ,而是真實的慶祝生日的影片。我們在關燈後舉辦了驚喜的生日派對,李玹珠吹蠟燭的時 候真的很幸福。如果我們真的有排擠她,根本就不會這麼開心地辦生日派對。

當時我沒有錢,所以從媽媽那邊拿了 5 萬韓元。為了送李玹珠禮物,我去江南站的地下商場買了一雙鞋子,放在李玹珠的置物櫃裡送給她,並附了一封寫著「希望姐姐能幸福」的 信。後來,李玹珠參加KBS《The Unit》的時候,她就穿著那雙鞋,我看到之後真的覺得很開心。如果我真的是霸凌她的人,她還會穿那雙鞋錄製節目嗎?

 

  • 有什麼想對李玹珠說的嗎?

為什麼會忘記和成員們的美好回憶,只剩下扭曲的回憶呢… 真的太可惜了。因為這件事 ,我們 7 年的努力都白費了,甚至連我們的家人也受到了很多批評和折磨,April 也被加上 「霸凌團」的修飾語,即使隨著時間流逝,我們的成員也會帶著「霸凌加害者」的標籤過日子。我們想從造成這種狀況的李玹珠那裡得到道歉,請你親自恢復原狀。

新聞來源:스포츠경향

翻譯來源:PTT

 

相關文章:

April受訪公開證據一一反駁霸凌:我們不是加害者,好像要被逼上絕路

發佈留言

Loading…

0

徐仁國回歸歌手本職,親自作詞作曲&演唱《滅亡》OST

韓網民發文聲稱被成始璄跟蹤/操控,網民反應:先去醫院吧!